两会|屠光绍: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规模超6万亿,三方面完善行业监管体系

两会|屠光绍: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规模超6万亿,三方面完善行业监管体系

自2014年以来,专注于投资二级市场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规模实现了快速增长。12月底,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存量规模达到6.12万亿元,其中已有百余家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的管理规模超过百亿,已成为影响资本市场运行的重要力量。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交大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理事屠光绍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目前,我国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在日均交易量、资产管理规模、资产管理能力等方面已经与股票型公募基金相当,并还处在进一步发展的过程中。在看到其积极作用的同时,也需关注还存在的不足和问题,从而在行业治理和有效监管方面不断完善。在上海高金等机构的专家学者课题调研的基础上,屠光绍建议从完善登记备案机制、改善私募证券基金市场结构、提升基金管理人的资质门槛和基金产品发行规模的最低额度等方面着手,不断完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的行业治理和有效监管。

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运作存诸多问题

作为我国资本市场改革和发展的参与者,屠光绍近年多次呼吁完善私募基金行业治理。早在2019年,屠光绍就在公开场合就专注投资一级市场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如何补齐短板有过详细分析论述。今年两会,他则提交了一份《关于进一步完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市场监管与治理体系的提案》,为完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市场的监管体系,提高私募证券基金的运营和治理水平建言献策。

屠光绍表示,我国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行业还处在进一步发展的过程中,通过对行业的观察和分析可以发现,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在日常运作在不断规范的同时,基金治理等方面仍存诸多问题。

具体来说,在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的运作上,屠光绍表示,目前行业资产规模上升很快,但当同类策略的产品发行过多,或基金间出现跟风或集中清盘现象,或有基金经理与上市公司管理层“合谋”以市值管理的名义操纵股价,都会对市场流动性带来冲击,增大市场波动率,甚至引发市场系统性风险。而行业的发展路径使得私募证券基金市场呈现“渠道为王”的现象,同一家基金公司的同一类策略在不同的渠道都有单独的产品发行,不光增加运营成本,带来潜在的运营风险,也引发产品同质化倾向严重,同一个基金管理人不同产品间的利益输送等问题。

此外,屠光绍认为,很多私募证券基金也面临一些治理问题,一是过去十年基金公司“失联”、股权纷争和核心团队分歧风波公开化等现象频发;二是不少基金管理人股权过于集中或资产管理规模过低,没有适当的资源和机制建立应有的KYC(了解你的客户)、风险管控和公司治理体系。

三方面完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监管体系

针对上述问题,屠光绍建议从完善登记备案机制、改善私募证券基金市场结构、提升基金管理人的资质门槛和基金产品发行规模的最低额度等三方面着手,完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市场的监管体系,提高私募证券基金的运营和治理水平,发挥好其对资本市场发展的促进作用,从而降低对资本市场系统性风险的影响。

首先,完善登记备案机制。屠光绍表示,在对于我国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的办公地点、关联方、股东、实际控制人、管理层、产品数量和规模等备案信息做好信息管理和更新的基础上,切实降低虚假登记或遗漏上报等现象的发生频率,同时增加定期的运营风险披露、管理层兼职情况、量化与程序化策略风险评估等信息的备案,以及时了解市场动态,防范可能出现的市场操纵和利益输送等不良行为。

其次,改善私募证券基金市场结构,形成合理的行业生态,促进行业的有序和可持续发展。屠光绍建议,应抓紧调研私募证券基金市场的结构性问题,与券商、基金代销机构和基金管理人共同探讨有利于业务发展、维护投资人利益的市场模式。

“可参考海外市场的发展经验,将融资业务与PB(Prime Brokerage,即主经纪商业务)和基金行政管理业务分开;考虑采用Master-Feeder模式(即母子基金模式),减少一个基金管理人同类策略的产品数量,便于信息透明化,降低利益输送的可能性。”屠光绍称。

鉴于基金风险线对市场流动性的负面影响,以及私募基金投资者较强的风险承受能力,屠光绍还建议,可以考虑要求新设立的基金产品不设置硬性的清盘线,以避免同类产品同期出现清盘风险,造成对市场流动性的冲击。

此外,提升基金管理人的资质门槛和基金产品发行规模的最低额度,加强对基金公司管理层的监管力度。屠光绍表示,应注重合规审查,由形式化审查转向实质性审查,明确私募管理人注册登记人员法律责任,加大对于违约挂名、有侵害资产管理人利益行为空间的管理人的违规处罚力度。

屠光绍解释,为保证私募证券基金行业的有序发展,对基金管理人除了注册备案和信息更新的要求外,对其资产管理资质、必要资源的投入和运营合规的情况定期进行现场抽查,以加强对私募管理人的公司治理体系的要求,提升基金管理人基金运营管理能力和水平。

“同时,鉴于过低的产品发行规模要求不利于基金公司投入必要的资源建立合理的风控体系和提供必要的投资者服务,建议适度提高基金产品发行规模的最低额度,也可避免私募基金牌照的闲置或滥用。”屠光绍称。

责编:战术恒

百万用户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