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宝谋上市,急坏百岁山?

怡宝谋上市,急坏百岁山?

撰文:王辰 | 编辑:李君

出品:驼鹿新消费 | 微信ID:tuolu360

近日,怡宝谋求在港交所IPO的消息不胫而走。对此,怡宝并未回复,但其母公司华润集团相关负责人回复了媒体“不予置评”四个字。

官网显示,华润集团目前上市企业共有15家,其中港股8家、A股7家,若华润怡宝成功IPO,将成为华润集团旗下第16家上市公司。

2015年,怡宝从当时的华润创业(现为华润啤酒)的业务中剥离,2018年强化“两条腿”走路,发力饮料领域,直到2020年“构建多元化饮料公司的布局正在逐步成型”。怡宝已经从单一的纯净水企业,成为一个饮料企业。

同时,怡宝的收入稳定在100亿元以上,拥有9家自有工厂、32家OEM工厂,并通过与中国国家队合作传递更纯净、更美好的价值观和品牌形象。

有钱有颜,有里有面,怡宝有了IPO的基础。

怡宝上市破瓶颈?

怡宝是中国内地瓶装水的鼻祖。

1984年,中国龙环饮料有限公司(怡宝前身)在深圳成立。1990年,怡宝生产出了中国第一瓶纯净水,1996年被华润集团收购。

在怡宝被收购的同一年,农夫山泉才正式推出。1997年,娃哈哈开始生产纯净水。相比之下,怡宝比这两家企业先行数年。

不过,当时怡宝对自己的定位是区域性饮用水,只在广东售卖。直到2007年,才走向全国。经过四年发展,怡宝成为饮用水行业的第三,并在2015年12月,以20.4%市占率成为饮用水的“霸主”。

就在这一年8月,华润创业将怡宝,以及旗下的零售、食品业务出售给母公司华润集团,包括华润万家、苏果、太平洋咖啡和怡宝等知名品牌。此后,华润创业还更名为“华润啤酒”单飞,怡宝也开始独立运营。

独立运营后怡宝开始拓赛道。2017年4月,为强化饮料业务、梳理饮料业务流程及职责分工,华润怡宝成立了饮料开发部、饮料生产部。2017年7月,怡宝“魔力”氨基酸运动饮料回归,并推出咸荔枝味和柠檬味两种全新口味。

2018年8月和10月,华润怡宝先后推出蜜水柠檬和小主菌乳味饮料。

2018年11月12日,华润怡宝正式提出“水和饮料两条腿走路”。当时总经理刘洪基表示,水和饮料两条腿走路将成为华润怡宝“十三五”期间的突破重点。

截至2020年底,怡宝在售SKU 35个,覆盖了纯净水、奶茶、咖啡、功能性饮料、乳酸饮料、水果饮料等8大品类。旗下自有品牌9个,包括“怡宝”“加林山”“魔力”“小主菌”“葡萄假日”“佐味茶事”及日方授权的“午后奶茶”“火咖”系列。并且2022年怡宝推出了高端饮用水“露”。

怡宝逐渐褪去纯净水的外衣,蜕变成为一家饮料公司。2020年时,怡宝称“构建多元化饮料公司的布局正在逐步成型。”

随着赛道加宽,怡宝收入也不断增长。数据显示,2014-2018年,怡宝收入分别为78.55亿元、89.22亿元、93.47亿元、100.35亿元、104.35亿元,五年收入持续增加。2019年,怡宝收入为103.96亿元,同比2018年微降0.3%。但依然在百亿元以上。2020年,怡宝并未公布其收入,但利润总额超过10.37亿元。

但这两年怡宝似乎陷入了瓶颈当中。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从近几年华润怡宝的表现来看,目前其发展或已触达天花板,只有通过上市获得资本赋能,才能并购一些优质板块以突破天花板困境。因此,目前来讲上市对于华润怡宝未来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麒麟于2月宣布正式退出与华润的合资公司,将其持有的40%股份转让给Plateau Consumer Ltd.。

营销专家路胜贞认为,华润怡宝目前主要依赖渠道驱动,产品创新度不足;麒麟控股退出,或是对中国饮料市场竞争格局作出预判后的战略性选择。

饮料巨头争先上市,百岁山呢?

如果怡宝上市成功,有了足够的资金支持,加之央企身份,以及背后华润集团旗下的华润万家和苏果等渠道的支持,怡宝发展可能更快。

已经上市的农夫山泉应该会感到些威胁,但更着急的应该是百岁山。

农夫山泉2021年收入近300亿元,其中饮用水收入超过170亿元,其主要的消费人群覆盖自饮、餐厅、茶馆、家庭几乎所有场所,终端数量超过243万个。只要水的品质不发生大的波动,怡宝短时间很难与之对抗。

百岁山则不同。目前业内尚无百岁山的具体业绩消息,有传言称应该在80亿元左右,但难以证实。

百岁山创始人周敬良1984年进入了怡宝担任总经理,1992年从怡宝离职创建了景田,2004年,推出了百岁山矿泉水。其产品只有百岁山矿泉水、景田纯净水和本来旺玻璃瓶装水。市场占有率位于怡宝之后,在饮用水市场占据第三的位置。至此,景田公司形成了本来旺、百岁山、景田“高、中、低”市场覆盖的局面。

如此看来,周敬良对怡宝知根知底,熟悉怡宝的各种策略,因此,也是其最具有危险性的竞争对手之一。换句话说,怡宝对周敬良也非常熟悉。双方的竞争愈加精彩,其中景田和怡宝的客群极为相似。

朱丹蓬认为,怡宝上市最大的短板在于其单一性,品类单一、产品单一、渠道单一等,而这是很可怕的。

从近几年的整体运营来看,怡宝饮料并不算很成功。如果跟农夫山泉比较,怡宝的含金量略显不足。

百岁山的短板何尝不是单一性问题,只有饮用水产品,并且,受到来自各方挤压。

最大竞争对手怡宝一直在查漏补缺,2022年4月,华润怡宝发布视频“官宣”高端天然饮用矿泉水:怡宝“露”即将上线,补足怡宝在高端板块的短板。目前,“露”已经开售,售价在12.5元左右,高于百岁山本来旺的10元售价。

农夫山泉推出了长白雪矿泉水,还有中粮旗下悦活的峨眉山矿泉水等,都集中在3元以下的价格带。昆仑山也通过换瓶,把价格从5元以上降至4元/瓶。

景田所在的纯净水市场竞争更激烈。首先怡宝牢牢占据头把交椅的位置,其后的康师傅、娃哈哈、可口可乐的纯悦以及雀巢等等。

这几家,景田都惹不起,所以躲着来,走差异路线,重点发展大桶装。2019年3月,景甜正式代言景田饮用水,正式推出14.8L装新一代桶装水。

农夫山泉最后成功赴港IPO,也成就了钟晱晱的首富地位。怡宝上市后,也或将获得更多的关注和资源。

百岁山一直低调,闷声发大财。但随着农夫山泉上市和怡宝筹备上市,百岁山可能也需要做一个抉择了。

-END-